行业资讯

Industry information

新普京网址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

2019年小麦政策性收购及库存分析

2015-2019年小麦托市收购量高低不齐,2016年收购量最高,达到2800多万吨,2018年收购量不足300万吨,是收购量最低年份,2019年收购量止跌回升。由于托市小麦“收多出少”,小麦临储库存逐年在升高。

2015-2019年小麦托市收购量高低不齐,其中2016年小麦托市收购量2800多万吨,是收购量最多的年份,2018年收购量不足300万吨,是收购量最低年份,2019年收购量止跌回升。

小麦托市收购量年度差距与收购价格、小麦质量等有很大的关系。2016年托市收购价处于1.18元/斤高位,售粮积极,收购量较大。2018年最低保护价开始下降,当年下调0.03元/斤至1.15元/斤,售粮积极性下降,当年天气不利小麦品质下降,达不到入库标准,托市收购量不足300万吨。2019年小麦喜获丰收,农户售粮较积极,托市收购量回升,不过也出现了一些新变化。

2019年托市收购量同比大增,库存继续升高

2019年新季小麦高开低走,市场出现卖粮难,主产江苏、安徽、山东等6省份均陆续启动托市。截至9月30日,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7076.2万吨,同比增加2061万吨。其中最低收购价小麦收购量2227万吨,同比大幅增加。2019年小麦品质较佳,加上小麦产量丰收,农户售粮积极,整体收购过程顺利,总体收购量也达到常年正常水平。

小麦属于口粮作物,国家每年通过政策性收购和抛储来保证流通小麦供需的大致平衡。由于小麦产量较高,基本都超过当年消费量,临储小麦整体呈现“收的多、拍的少”,小麦临储库存整体呈逐年上升趋势。

2018年临储小麦成交量866万吨,但是临储收购量不到300万吨,年末临储库存量7368万吨,较2017年暂时下降。2019年临储收购量2227万吨,1-12月全年临储拍卖成交量261.45万吨,截至2019年底临储库存9300万吨以上,创历史新高。

2017-2019年主产区托市启动情况比较

首先,托市启动的时间和范围有些变化。结合上表分析,2018年小麦减产,农户较为惜售,只有安徽、江苏、河南三省启动托市;2019年小麦丰收,农户售粮压力增大,托市范围扩大到主产区六省,但是启动时间比2017年和2018年都稍晚一些,为市场化的收购主体让出时间和空间。

其次河南、山东分地区、分批次启动托市。2019年河南、山东省根据不同地区的行情不同分2次启动,中间分别间隔了10天和16天,此外湖北省只在符合条件的襄阳地区启动托市,显示小麦托市收购的精准性和灵活性。

2019年小麦托市在保证小麦的基本种植收益、保护农户种麦积极性、保障小麦口粮绝对安全等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。不过在粮食供给侧改革背景下,小麦托市收购在策略上体现出精准和灵活性的变化。在2019年托市收购期间,小麦价格运行平稳,如前几年那样“一托就涨”的现象减少,政策更多发挥托底作用,为市场化收购创造更多有利条件。

2020年小麦托市收购价持稳

2020年小麦托市收购继续执行,价格稳定在1.12元/斤,这基本就是远期小麦的价格底部。此外由敞开收购变为限定收购总量3700万吨,其中,第一批数量为3330万吨,不分配到省;第二批数量为370万吨,视收购需要具体分配到省。这个数量高于过去每年的托市收购量,政策对市场底部的支撑意图比较强,具体对市场影响要看2020年小麦收成和实际的政策收购量两方面的情况。远期小麦在较为目前底部条件下,由市场供需决定具体走势,因整体库存水平较高,供需面宽松,卓创认为2020年小麦价格重心与2019年持平或略低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